热门关键字:
当前位置 :| 主页>风物掌故>

西胪人民抗敌记

来源:潮阳民艺 作者:郑 生 时间:2011-11-06 Tag: 点击: 2

□    郑 生

抗日战争时期,即一九四三年八月十三日至一九四四年五月十六日的两年多时间里,广东省潮阳县西胪乡人民,积极配合当地抗日杀敌自卫大队和国民党驻军9连,先后几次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入侵,歼敌数十名,缴获各种武器枪支、军旗等战利品一大批,粉碎了日寇不可战胜的神话。

一九四三年上半年,盘踞在潮阳县城以北的河溪等村庄的日军伯野中队,分别在河溪境内的“安上天”、“大湖山”修筑炮楼,不时对毗邻的西胪、凤山、波美等乡村进行疯狂炮击,并用机枪射杀在田间劳作的无辜农民多名,还多次窜到西胪乡前沿的后埔、海田、乌石等村抢夺粮食、牲畜,先后被抢去生猪120多头,耕牛13头,还奸淫妇女多名,烧毁房屋多间,真是无恶不作,无法无天。日军的暴行激起了西胪人民的极大愤慨,他们随即树起了抗日杀敌的大旗,从乡里的青壮年中挑选60名组建“西胪抗日杀敌自卫队”,另有180名青壮年为后备队。他们一方面分头筹购枪支弹药,一方面发动乡民们连夜筑战壕、修工事。集合在六凯祖祠前,群情激昂,个个握紧拳头对天发誓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誓灭倭寇,保卫家乡!”为壮大杀敌自卫队伍的力量,他们联合抗日凤山杀敌自卫中队、波美抗日杀敌自卫中队等村庄的武装,合编成一支拥有三百多人的“西胪抗日杀敌自卫大队”。大队部设于西胪六凯祖祠内,他们推选乡长陈邦宪为大队长,陈维祯、陈朝盈为副大队长;还推选李科羽、庄汉良、黄永基等为中队长。西胪抗日杀敌自卫大队成立后,他们与当地百姓一道,日间下田地劳作,夜里开展训练、筑土城、挖战壕、修工事、巡逻放哨……,他们严阵以待,随时歼灭入侵的日本鬼子。

同年九月十二日下午一时左右,驻扎在河溪乡的日军中队长伯野忽然喝令部队紧急集合,气势汹汹地对三十多名配备精良的日军和几十名伪便衣说道:“全体集合,目标是河溪以北的西胪乡,把那些支那人统统的杀掉!”永芳敖幸说罢,又喝令伪便衣队从河溪的下围向西胪乡进犯。为便衣队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作为向导,杀气腾腾地朝西胪乡进发。敌情十分紧急。

西胪乡老农民陈廷章闻讯,立即拿起铜锣,沿着乡村道路,一边敲打铜锣一边呼喊道:“日本鬼子又来了,大家不要惊慌,齐心协力跟他们血战到底,坚决不当亡国奴!”一通铜鼓声过后,西胪抗日杀敌自卫大队很快便集合起来,听命陈邦宪大队长的指挥。当时关埠乡石井村驻扎着国民党陆军第186师第557团3营9连一个连的兵力。连长刘广桢下令部下配合西胪抗日杀敌自卫大队准备对日军作战。日本侵略者得知当地百姓早已做好防备,不敢贸然上前进攻,随便打了一阵乱枪之后便撤回据点去了。英勇的西胪抗日杀敌自卫大队在国军9连和老百姓的配合下,守卫在土城内、战壕里,终于吓退了日军伯野中队。这一形势,大大地激发了西胪人民的抗日斗志。

然而,不甘心失败的日本侵略者又准备再进犯西胪。同月九月十四日凌晨四时左右,恼羞成怒的日军中队长伯野又率领本部残余兵力,在一百多伪军的配合下再次进犯西胪乡。当时西胪杀敌自卫大队与乡民仅有十几支步枪,在驻地保安连的配合下奋起反击,与敌人展开了一场殊死的战斗。自凌晨四时激战至下午一时,击毙日军一名,打伤日军数名。占不到便宜的伯野,只得率队伍败退而去。

九月十七日上午十一时,日军驻粤东派遣军司令、少将后藤十郎又下令驻扎在潮阳县城的日军中队长永芳敖幸率领日军五十多人,伪军几十名配两挺轻机枪,炮击攻占西胪乡竹林村。不多久,竹林村便被敌人所占领。日寇进村后,立即实行“三光政策”,打死竹林村村民21名,还奸淫妇女多名。随后敌寇又集结兵力炮火再次进攻西胪。面对着穷凶极恶的日本强盗,西胪抗日杀敌自卫大队、驻地国军9连及老百姓立即奋起予以坚决地反击。激战至次日凌晨三时左右,方将敌人击退,一共击毙敌人五名,打伤三名。西胪抗日杀敌自卫大队队员陈林顺、陈可旭、纪竹槌等三人牺牲,另有五人受伤。

十月十日上午九时,日军中队长板本又率领二十多名日军和三十多名伪便衣,由“黄竹墩”出发,准备再袭西胪乡竹林村。日本侵略者准备再袭竹林村的这一消息,不料当即被西胪抗日杀敌自卫大队获知了,他们配合驻地保安连进行激烈反击,战斗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日寇因敌不过西胪抗日杀敌自卫大队及保安连的火力,败阵而逃。西胪抗日杀敌自卫大队乘胜追击至后埔村和海田村,不见敌人踪影,时值中午时分,他们便撤回六凯祖祠吃午饭。

十月二十六日上午九时左右,日军中队长板本又率领本部兵力八十名,配备两挺轻机枪以及几门小钢炮,又一次进攻西胪乡。西胪抗日杀敌自卫大队立即进行反击,激战于竹林村及黄竹墩之间,苦战了三个多小时,至下午一时,敌人被击毙一名,伤一名。板本只得率领残部撤退而去。

十一月三日上午十一时左右,板本中队长又率领日军、伪便衣一共几十人,配备两挺轻机枪,两门小钢炮,先占领黄竹墩等地,再一次进攻西胪乡。西胪抗日杀敌自卫大队及国军9连共一百多人,用各自的武器与敌人展开猛烈的激战。激战近三个小时,当地老百姓分别拿着草刀、大镰刀、锄头、三刺纠等农具赶来增援杀敌。至下午三时左右,西胪抗日杀敌自卫大队击伤了日军中队长伯野,伯野只得喝令队伍往回撤退。西胪抗日杀敌自卫大队及当地老百姓,又一次击退了荷枪实弹的日本侵略者,更加激发了当地人民的抗日斗志,大灭了日寇的嚣张气焰。

然而,日寇侵略的野心依然不死,他们决定再一次进犯西胪乡。一九四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受伤刚愈的日军中队长伯野又喝令他的部队再次发动对西胪乡的袭击。西胪抗日杀敌自卫大队在国军9连和老百姓的配合下越战越勇,他们兵分两路,一路兵力迎头痛击前来侵略的伯野部队,一路兵力奇袭了伯野在河溪乡桑田村的据点,击死击伤敌人十多名,还缴获了敌人的一批武器。

十一月二十八日,伯野又集结了三十多名日军,几十名伪便衣,配备两挺轻机枪,于当天午后一时左右由海田岭及河溪乡桑田村出发,经西胪乡后埔村、黄竹墩和七星墩进攻而来。西胪抗日自卫大队立即予以顽强地抵抗,同时派一支小分队迂回至海田宫狙击敌人;国军9连的刘广桢连长也率部赶至乌石村截击敌人。两路夹攻令日寇无计可施。当天下午四时左右,幸得驻扎在超营山及桑田的敌人赶来增援,伯野才得以逃生。面对这一情况,西胪抗日杀敌自卫大队及国军9连对敌斗争不敢掉以轻心,他们分析:敌人是绝对不甘心其失败的,今后一定会更加疯狂地进攻西胪乡的。

果然不出他们的所料,又几场激烈的战斗随之而来了。一九四四年一月二十三日至二十五日,日军中队长板本又率领日伪军近一百人,配备精良的武器弹药,连续几次进攻西胪乡竹林村,每次都遭到西胪抗日自卫大队及当地老百姓的迎头痛击,敌人有两人伤亡。面对着当地杀敌自卫大队的强大攻势,敌中队长板本带着其部队再一次败阵而逃了。这一次,西胪杀敌自卫大队缴获了日本军旗一面,手榴弹和子弹一批。可谓旗开得胜,战绩累累呀。

一九四四年年五月十五日凌晨二时半,天空漆黑,寒冷的细雨依然下着。永芳敖幸借助这恶劣的天气,率领五十多名日军及二百多名伪军,在一名汉奸的带领下,从波美村沿北埔向桥仔头方向摸索前进。敌人来到桥仔头之后,立即兵分两路,一路由永芳敖幸亲自率领,负责直袭驻关埠乡石井村的国军9连连部(建祖祠内),企图占领教堂制高点。

另一路由伪保安大队长蓝晓东率领的伪军在西胪乡竹林村准备接应。当永芳敖幸率领部队从西北方绕道,又从水泥路抵达上围尾后湾李厝寮再到后溪,经过乡民陈清镜家门口时,适逢陈清镜闻讯开门观察动静时,日寇闯进他的家,将其全家老小五口人残杀。西胪乡守菁队队员陈国林与日寇遭遇,单身匹马与日寇搏斗,结果被日寇用刺刀刺伤背部。日寇又潜至伯公桥,哨兵陈明跟日寇遭遇上了,与他们搏斗,结果被杀害了。

与此同时,另一路由伪保安大队长蓝晓东的保安队,从沟仔桥暗袭抗日杀敌自卫大队。守卫沟仔桥的哨兵陈鼻被杀害。

由永芳敖幸率领的日军潜至建祖祠附近,驻军连队哨兵小田喝问道:“是谁?”带路的汉奸答道:“是自己人,别误会!”说罢,日寇趁小田没有防备,立即将小田刺死。驻军连队另一名哨兵发觉情况不妙,还来不及开枪,枪支便被日寇抢夺了。那个哨兵大呼道:“敌人来了!”官兵们一听,迅速登上屋顶向日寇扫射。由于巷道狭窄,驻军连队熟悉地形且居高临下,火力得以充分发挥。而日寇在漆黑中不熟地形,火力难以向目标扫射,故不得不溃退了。

激烈的枪声惊醒了睡梦中的乡民,他们立即意识到:日寇又来祸害无辜老百姓了。他们纷纷自发拿起大镰刀、锄头、三刺纠等走出家门参战。听到那震耳欲聋的喊杀声,日寇吓得仓皇逃向桥仔头,经河南从东沟至贝灰窑,企图由海堤后撤回河溪乡桑田村驻地。

另一路由蓝晓东率领的伪保安队则在我熟悉地形的抗日杀敌自卫大队的反击下溃退。其另一路伪保安队由西胪乡后埔村来增援的伪军也被我抗日杀敌自卫大队小分队截击无法进入。日寇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永芳敖幸部队溃退至后溪时,穷凶极恶的日寇先后屠杀来不及逃避的乡民陈淑秋、陈应琴、陈良利、陈捷松、陈林豹、陈木水、陈火奴、陈玉盛等人,打伤陈进乾、陈大泉等人。

当西胪乡响起枪声时,凤山杀敌自卫分队及国军9连闻讯火速赶来增援,截住永芳敖幸中队的退路,逼日寇退向老五围。此处溪港环绕,没有遮掩物,日寇在黑暗中陷入海边塭田(烂泥田)中挣扎,这等于是自寻死路。随着天色接近拂晓,日寇的身躯隐隐约约被我方看得清楚。过了片刻,天已拂晓,国军557团团长叶伯刚亲临前线督战,命令黄龙明连击退由后埔来援的伪军,形成关门打狗的态势。在我军民分路打援、围击之下,日寇潜伏在“妈田池”堤垄作垂死挣扎。至五月十六日上午十时左右,除6名敌人逃往桑田据点外,其余陷入烂泥田中的所有日寇全被我军民歼灭。这次战斗,共击毙日、伪军100多名,其中在老围的永芳敖幸中队53名,而获全尸的日寇尸体为49具。

当天,西凤村村民李炳福、李亚营、李林洁、李敬兴等用四艘木船将日寇尸体运往广东揭阳县城,运尸船经沿途直到灶浦乡坛嘴等处时,当地老百姓纷纷涌到河岸观看,欢庆胜利。五月十七日,运尸船抵达揭阳县城西门外棉湖镇电船码头拍摄成照片进行展览,前来参观者络绎不绝、人山人海。六月八日,当时的潮阳县政府给予杀敌有功的西胪抗日杀敌自卫大队的陈邦宪、陈维桢、陈朝盈、黎荣辉等各记大功一次。当天,时任广东省第五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专员兼保安司令香翰屏电令潮阳县给西胪抗日杀敌自卫大队记大功并拨给弹药一批。二十四日,有拨给西胪杀敌自卫大队步枪子弹5000发。另外,潮阳、揭阳各界慰劳现金96000元,赠送锦旗9面以及药品一批。

西胪人民数次抗日斗争的胜利,给潮汕人民以极大的精神力量和深深地鼓舞。它是继该县井都乡古埕村之后又一个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入侵的英雄乡村,值得大书特书。西胪人民的抗日英名,将永垂青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