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当前位置 :| 主页>风物掌故>

和平古镇 书画飘香

来源:潮阳民艺 作者:郭亨渠 时间:2015-10-01 Tag: 点击: 2

郭亨渠

    潮阳和平镇,背倚小北山,前望大南山,两山之下的一马平川,练江穿寨而过,可谓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当我来到和平时,苍烟落照之中,行走在古街巷道,阅读古桥古村,追寻历史的痕迹,文化的传承,就好似穿越历史烟云,被丹青墨香陶醉了。

    和平始置寨于唐代,宋代以后,已是人文昌盛,名人辈出,学者大峰祖师救世济民,建和平大桥,方便民众,近千年来有口皆碑。及至清末,末代进士范家驹,不愿为官而回乡钟情丹青,吟诗作文;现代更是精英如云,物理学家、中科院院士马大猷,化学家、曾任石油化工部副部长陶涛,新闻学家、曾任广播电视部副部长马庆雄……文脉绵延,使和平这座千年古镇有“文乡”之誉。此间有两种解释,一是和平古乡乃南宋丞相文天祥命名;二是历代文人多,文气盛。文乡的文韵像历史的长河一样,永不干涸,虽然先贤已逝,但他们的精神和诗文书画还活着,代代相传,像一只船桨,让和平的地域文化有了生生不息的动力。又似一朵浪花,最终奔涌成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河,这样一条河流,将诗词经典、笔墨丹青的时代与我们的时代串连起来,使这听起来虚无缥缈的千年文韵,成了一个具体可感的载体。

    在经济迅速发展的今天,和平是区里的工商业重镇,好多人靠工贸致富,但和平人把文化视为第二生命,只要在和平的大街小巷走走,心里就像激荡着书画之香。现时,和平喜爱书画的人逾千,其中参加省、市协会的书画家不乏其人。而这些喜爱书画的人们,提起自己的艺术生涯,就一定要说到和平下宫天后古庙理事会和他的会长马文豪。马文豪年过花甲,他和儿子办一家服装厂,近年来产品质量好,生意兴隆,他牵头捐资成立了古庙新的理事会,弘扬传统的中华妈祖文化。他不是书画家,但对书画却情有独钟。他热爱自己从事的制衣事业,也热爱那些志同道合的音乐和书画作者。今年春,他支持成立了“下宫天后古庙潮乐社”,让悠扬的丝竹之音传遍练江南北。今年九月,又牵头成立了“下宫妈祖书画社”。在文化界,在社会上,包括传媒界,因为妈祖文化和书画、音乐相识相知的朋友,无分老幼,遍布海内外,广受赞誉。马文豪告诉我:“要弘扬传统文化,年长日久,历经坎坷,不仅要耗费体力和心力,而更重要的是需要真诚与执着。”可以说,马文豪对家乡的公益事业和妈祖文化事业,始终兢兢业业,无怨无悔,挚爱如初,一往情深,这是他受到大家尊敬的原因。

    和平下宫天后古庙理事会,不但建有戏台、亭榭,而且建有妈祖纪念馆,植树栽花,成了乡人休憩和娱乐的好地方,被称为“妈祖公园”。而值得一提的是“妈祖纪念馆”。这是当地企业家和热心人士捐资兴建的三层楼建筑。进得楼来,底层有文字和画图介绍历史上林默娘(即妈祖)海上救苦救难的事迹,上得二楼,一幅幅国画、书法、剪纸作品五彩纷呈,其精湛的技艺令人眼花缭乱,作品都是当地书画家和爱好者的创作,内容也是当地风物,生活气息浓郁,这是和平文乡文脉的延续。因为好的书画是穿越时空的,和平文乡的书画家们,功底深厚,作法有度,令人读起来韵味无穷,大有先贤之风;因为世界再宽大,时光再久远,人心是不变的,艺术是相通的。参观纪念馆,犹如翻读一篇美文,一首长诗,既追忆文乡的古韵,又吮吸时代的新风。

    兼容并包,温故知新,古为今用,正是这样的智慧,使得和平的书画创作成为一条浩荡大河,一条不会干涸的活水。和平人流传着河畔奔跑的三匹骏马和河中一舟的传奇,说的是四位书画家的故事。书画社社长马三秋,年逾古稀,是一匹老骥,他出身书香门第,父亲是乡里儒生,因从小受到父亲的指导和教育,青年时代就写得一手好字,并被吸收为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其书法作品备受好评,但他并没有自我陶醉,天天坚持练字,即使年逾七十,依然童心不泯,笔耕不止。有时白天忙碌,夜深了,淡月西斜,帘栊黝暗,窗外淅沥萧飒地乱飘着落叶,满耳尽是秋声,而他却春心涌动,挥毫泼墨,毫无睡意。七十岁还是俗世里的一个局外人。另一匹骏马是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国画家马汉斌,他是科班出身,现在是和平潮师高中美术教师。每天清晨,他从清脆的鸟鸣声中醒来,在晨风里贪婪地呼吸着草木的芬芳,除了上课,业余时间他便泼墨挥毫。有时外出写生,走遍祖国的名山大川,也经常漫步在家乡的北山之坡,江堤绿荫,村寨小巷。走进家门的一刹那,就像一只搏击得很累的船终于靠港,心里感到温馨,因之,他创作的每一幅画,无论是山水、花鸟还是人物,都凝聚着让人难以释怀的美,迅疾凌厉的笔锋,让人难以言道的空灵、肃穆、清冷,摄人心魄。另两匹骏马,分别是广东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马春明和中国青年书法家协会会员马南舟,他们对书法已达到痴迷的程度,练习起来几乎是物我两忘,身心皆空。我心仪两位书家的作品,马春明的书法刚劲挺秀,马南舟的书法古朴沉雄,各有特色。读之如春风扑面,满纸诗情画意,水乳交融,令人心清神爽。这四位本土书画家,虽都年过不惑,但他们说,练习书画是一种享受。此话不无道理,中年的妙趣,在于认识人生,认识自己,从而做自己所能做的事,享受自己所能享受的生活。练习书画,他们变得润泽了,生活像是饮窖藏多年的陈酿,浓而芳冽,充满情趣。

    今日的和平镇,艳阳满天,人文地理,足以称道。千年的春风秋雨,和平不老,天后古庙不老,生生息息的文化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