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22期  马东涛  剪纸  周文广  刘锡标
当前位置 :| 主页>风物掌故>

一江练水向东流(修改稿)

来源: 作者: 时间:2018-07-12 Tag: 点击: 2

 

练江,她发源于普宁大坝镇小北山山麓,集小北山南水系,玉溪乡大南山北水系,汇聚而成练江源头,几经周折经普宁南径镇、占陇镇,一路向东进入潮阳境内贵屿镇、铜盂镇、和平镇、河床渐渐地变宽,练江平缓地流淌着,在棉城龟头海处出奇地打了一个90度弯南下,在海门莲花峰边流入波浪滔天的南海,完成了她的全旅途。练江全程71.1公里,她是潮汕平原三大江河之一,大潮阳(包括潮南区,以下同)的母亲河,大潮阳许许多多村镇自古至今由她滋润着,她养育着练江两岸的先民。据新陂遗址的发现,考古学家把潮阳的文明推至4千多年前,4千多年前潮阳的先民在这练江之畔,开始了刀耕火种、打猎围场 ,练江丰富的水产资源让这些先民们兴奋不已,他们用简陋的手段捕捞江中水产品,丰富自己的三餐……

历史的变迁,朝代的更替,大自然灾害的干预,光阴荏冉,练江日日夜夜地奔流着,练江走势基本上呈直线,故水速平缓,非常适合水上运输,在那生产力落后时代,水运是唯一的运输功能,特别是到明代后期,潮阳县城护城河的开凿,打通了与牛田洋、韩江、榕江的交通,扩大了潮阳人的视野、在政治、经济、文化方面与外界的交流更开阔、更方便了。

由于潮汕地处于省尾国角,每逢战乱,朝代更替,在潮阳地域很少有战争的伤痕,练江的水利根本没有受到破坏,所以练江就象青春少女般健康地成长着,千年前潮阳僧人宋大峰祖师,为了练江两岸人民交通方便,呕心沥血,制定方案,克服无数艰难险阻,百折不挠地施工,带领潮阳士民建起一座108.8米、宽3米的大桥,大桥属石木结构,分19孔,20个桥墩,“虹桥跨练”为潮阳古八景之一。从此和平桥就象一条玉带束在少妇腰间,丰姿婥约更使她青春靓丽,引人注目。

记得幼儿时,乡下人食用水就在练江边打水回家,衣服家俱清洗就在江边,只化力气不化钱,小孩子通常于夏天暑热一到,把衣服一脱,往江里一跳,就可痛快地游泳、洗澡,大人也一样,水性好的还可抓到鱼、虾、蟹带回家加菜,把龙骨水车往江边一安,几个人就可把江水不停地车上来灌溉农田……

我还深深地记得,潮阳在万福桥北面有一个单位叫“水上公社”,它专门负责管理、经营练江流域的水上运输,它下设5个队,即棉城队、达濠队、铜盂队、贵屿队、桥柱队(在普宁占陇镇),那时运输工具大体上是木帆船,动力靠人工,用竹竿撑,木船浆划,也靠风帆自然力,练江通过护城河与韩江、榕江水系交通,这给潮汕与梅州等地物资交流提供了硬件,如梅州甚至江西省的煤炭、水泥、杉木、竹竿等建筑材料,通过江河的输送到达潮汕各地,对这些地方的经济繁荣、发展起到关键性作用。

时至1970年,潮阳政府受1969年“728”超强台风对潮汕地区产生巨大袭击教训,潮阳最惨重的是咸水潮的倒灌,致几万亩农田灌溉成了大问题。于是在练江出海口建了海门大闸,截断了练江水出海,阻止了海水倒灌,闸内可围海造田,围塭养殖,从此海门大闸又成为练江一道靓丽的景点。又成为与沙陇、两英大南山一带的交通要道,几十年来海门大闸仍然在发挥它的作用,利益着大潮阳。

从地理环境学上讲,海门大闸的建成是水利工程大手笔,水汇聚,利财气,水滋养着万物,故大闸建成后,闸内人工养殖对虾得到大面积的丰收,练江两岸的农田灌溉基本解决了,潮阳的所有山头绿满了。又另有一说法,自海门大闸建成后,台风登临潮阳地区出奇地少了,堪舆家借此发挥,大讲地理的重要,应该确切地说,绿化改善了潮阳的大环境。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改革开放的东风吹遍潮阳大地,有先天优势的大潮阳人,抓住机遇、发挥优势、大胆探索,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故在这中国社会大变革中,走在全国前头,一批批潮阳藉的外商,到家乡来办厂。潮阳本地乡镇企业,私营企业如雨后春笋地出现了,把企业做强、做大,出现了一大批国内外知名的大企业,使潮阳的经济大腾飞起来,举世瞩目……但是大潮阳的经济腾飞是事实,却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这种代价,是不可以估量的,事物的二重性在潮阳的发展与诟病极其突现,沿江两岸都有污染工厂的存在,染织业、纸业、特别是贵屿的废旧电器回收业给环境带来了严重影响,土壤、水源、空气、都不同程度地超标,危害了农业生产还危害到了人的健康。

记得在十多年前,我因事到胪岗溪头乡,在练江支流旁看到,河水是墨黑色的,气味浓烈地恶臭,水面有一片片水浮莲飘浮着,又有白色污染,树枝杂物不少,惨不忍睹。我问同行者(胪岗当地人):“这么恶臭,这里的人怎么生活?”他回答得令我吃惊:“我们习惯了,也没感到什么问题。”我心里一怔,这些人真是太麻木了。又在二十年前,我曾多次因事到贵屿镇 ,坐在汽车上远远看到村寨上空笼罩着一层浅紫色的烟雾,又闻到一阵阵刺鼻的气味,我质问当地人,他们还是坦然地说:“习惯了,没什么。”我想客观规律可不跟他们客气, 会毫不留情地惩罚他们。我曾经预言,如果照这样下去,不制止、不治理,这个一度全面富起来的地方卅年后,连一只蚊子、一只老鼠也看不见。(就象我们现在在农历七月已经看不到蜻蜓了。)

又记得二十年前,我曾因事到两英镇,两英是传统印染织布业发达的地方,改革开放以来,他们把这个行业作大、作强,但是不规范的生产和监管不力,致使四处的排水沟、渠之水是蓝绿色的,水上面的草是活的,水下面就是死草,更不用说水沟里有鱼虾了。这千沟万壑再汇聚在一起,流入练江支流再转入练江,这些污染了的水在练江中滞留,只有在暴雨、洪水到来之前有限地排出一小部分江水以减少大闸的压力。几十年来,练江两岸农田赖以灌溉水源严重地被污染了,一点也不能灌溉农田了,水的变质又严重地影响了两岸边的空气……

时至2003年,潮阳籍的僧人根通法师,在返回家乡参加佛教活动中,亲目看到、听到练江污染的情况,他严重地意识到潮阳人的子孙后代怎么能在这一方水土生息?如若不及早治理,后果是不堪设想的,绝不能慢慢再说了。他是91011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他利用每年出席全国政协代表大会机会,郑重地发出提案,专谈潮阳治理练江的问题,这提案使中央高层引起重视,并指令有关部门进行调查核实,从宣传到规划、到资金投入、到关停严重污染行业,一场由政府主导的治理练江的人民战争打响了!这又是一个民心工程,也是一个长期抗战的命题,这还要与旧习惯势力这个顽疾作无情的斗争!任重而道远。

我们相信,在党和政府的统一领导下,潮阳人既然能开创出一个新天地来,也一定能把诟病的潮阳还原出一个本来面目来,青山绿水,白云蓝天,风清气爽,鱼虾可见,练江游艇如鲫,踏岸歌声不绝于耳,一个得天独厚、四季如春的新潮阳将会展现在世人面前,这是我们所衷心祈盼的!

愿练江永远青春活泼,朝着东方不息地奔流吧!

 

                             作者:周文广


上一篇:丧妻百日内闪婚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