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当前位置 :| 主页>朝花夕拾>

缅怀敬爱的祖母

来源:潮阳民艺 作者:郑 生 时间:2012-07-07 Tag: 点击: 2

     郑 生

我的祖母陈亚娥生于1901年,比我祖父小3岁,她的娘家就在本镇的新明村。从她的遗像来看,祖母长得十分清秀,留着古典式的髻发,纤细的柳叶眉,水灵灵的丹凤眼,樱桃小嘴,耳朵较长,美得就像画的一样。当时23岁的祖父与20岁的祖母结了婚,婚后生育了我的大伯父、我父亲、大姑母、二姑母、三姑母、四姑母和五姑母共七个子女。其中五个年长一点的子女是在故乡生育的,另外两个年纪小点的姑母则是在新加坡生育的。

1934年初夏的一天,祖父独自回到故乡,按照建造一座“驷马拖车”的规模,开始筹划建房事宜。祖父遂购买来各种建筑材料,并一鼓作气,请来各种工匠投入到建房工作中去。谁知房屋只建了一半,祖父因突发急病,于1934928(农历八月二十日)不幸去世了,年仅36岁。那一年,我的父亲才9岁。

噩耗传到新加坡,祖母等人无不悲痛欲绝,她带着身边的几个子女当即赶回故乡料理祖父的丧事,当时全家人都哭成泪人儿。因此,建房工作被迫停了下来。祖父的遗体被埋葬在距离故乡四十公里远的成田千山寮后坪的山林中,让那里的青山美景永远陪伴我敬爱的祖父。啊!敬爱的祖父,您走得太匆忙了,以致生前没有给子孙们留下一张遗照,要是有一张遗照,子孙后代就能永远瞻仰您的遗容。

敬爱的祖父啊,您知道吗?每年的清明节,您的儿孙们总在这一天驱车来到您的墓前祭拜您,寄托我们的无限哀思,缅怀您的非凡业绩。您把自己的一切,无私地献给了这个社会,献给了我们这个家庭。敬爱的祖父,您那种艰苦创业、奋力拼搏、敢为人先的崇高精神以及心系祖国、情倾故园的优秀品质永远激励着我们继续奋勇前进!

 当年祖母料理完祖父的丧事之后,强忍悲痛,又带着几个子女返回新加坡,继续在那里艰苦创业。不久,祖母又带着一笔钱回到故乡来了,继续完成祖父中断了的建房工作。经过两次精心的建造,这座凝结着祖父祖母许多汗水、心血乃至生命的“驷马拖车”侨房终于建造完成,成了当时乡里屈指可数的几座豪华民居之一。

 新屋建成之后,祖母便委托亲戚代为管理,她自己又回新加坡去了。祖母是个意志十分坚强的人,她继承了祖父的遗志,一边含辛茹苦地抚养在新加坡和祖国大陆的七个子女,一边继续在新加坡从事种养业,生活的重担全部压在她那瘦弱的身上,其艰辛程度可想而知。然而,祖母始终没有向困难和逆境低头,而是更加勤劳拼搏了,种养规模比祖父在世时还要大,几个子女也十分听话争气,帮助祖母干这干那,这给祖母很大的安慰,同时又让她看到了新的希望。不久,祖母又回故乡看望、慰问了亲戚和邻居们,然后将我父亲带到新加坡与子女们一同生活,在故乡就仅剩下我三姑母郑宝清一个人了。但过了不久,祖母便将三姑母郑宝清带到新加坡。由于祖母牵挂着这座侨房,所以,祖母还是决定将我的父亲送回故乡接受学校教育,将来便于传宗接代,让其作为祖父、祖母留在故乡的根。祖母仍继续带领子女们在新加坡大搞种养业,事业蒸蒸日上,手里的积蓄日益增加了,一家人终于住进了新的房子。

随着岁月的推移,子女们已逐渐长大了,都先后成家立业。在新加坡,子女成家立业之后做父母的并不像在祖国大陆的那样到每个家庭去“轮食火头”、享清福,而是各人顾各人。祖母始终是独自居住生活,继续搞种养业,自食其力,居然积蓄了不少现金和两瓮黄金首饰。为安全起见,祖母将两瓮黄金首饰埋在屋里的地下土层中。但到了后来,祖母或许是独自居住生活感到寂寞的缘故,又养了个儿子在身边使唤,照料她的起居生活。祖母人虽然在新加坡,但她的心里始终牵挂着我的父亲,牵挂着乡亲们。新中国成立后,祖母又有几次回故乡省亲,还带来了几藤箱物资,其中有新加坡名表、自行车、衣服、白糖、化肥等等。她除了将一小部分衣物慰问邻居和乡亲之外,还将带来的白糖、化肥慷慨地捐献给我家所在的生产队,赢得了乡亲们的好评。有一次,祖母在与我的堂伯母座谈时透露了这样一个消息,说她晚年要回故乡养老,并准备将在新加坡的几分之一家产带回来,其中有数目不少的现金,还有两瓮黄金首饰,重约三四十斤。堂伯母听了我祖母的介绍,遂竖起大拇指对我祖母夸奖道:“你真能干,我们都替你高兴呢!”

谁知祖母回到新加坡之后,便发觉那个养子不见了,她的脑神经一下子绷得紧紧的。顿时,祖母的脑海里忽然浮现了这样一个念头:应马上看看埋在地下土层中的两瓮黄金首饰到底在不在。于是,祖母急忙来到屋里埋藏两瓮黄金首饰的角落一看,见地砖已有被人移动的痕迹,祖母的脑海里顿觉一片空白。祖母在暗暗猜想:那两瓮黄金首饰会不会被那个不肖养子偷走了呢?她吓出了一身冷汗,急忙撬开地砖,扒开泥土一看,天哪!她老人家多年来辛辛苦苦打拼挣来的两瓮黄金首饰,果真被那个宰千刀的不肖养子偷走了。祖母顿觉天昏地转,很快便昏倒在地。从此,祖母便一病不起,遂于1962年夏季的一天含恨离开了人世,终年62岁。

由于祖母是在新加坡去世的,因而家住中国大陆的我们至今仍不知道具体哪一天是祖母的忌日。祖母的不幸去世,又给我家造成了巨大损失,就像天塌下来一样。当时我们全家人又哭成了一团!在我小的时候,我就见过祖母在新加坡去世后准备下殡时拍摄的几张黑白照片,当时有几部汽车为祖母送葬。行驶在最前头的那部汽车的车头上方挂着祖母的巨幅遗像,祖母的灵柩也安放在车厢里,后面则跟着两辆同样造型的汽车,朝着新加坡某山林地区进发;在另外两张照片的画面中,则是几个头戴铝盔、光着上身的仵工正在埋头挖土圹。从那几张照片所反映的情况来看,当年祖母的葬礼场面是相当隆重的。可惜后来这几张反映祖母下葬前场面的黑白照片却丢失了,成了我家的一大遗憾。

值得庆幸的是,祖母生前倒是留下一张12寸大的遗照给我们。每年的清明节,生活在祖国大陆的我们,无法亲自前往新加坡祭扫祖母的坟墓,只能在家里,面对着祖母的遗像行三个鞠躬礼,瞻仰她的遗容。

在祖母逝世五十周年之际,我写下此文,深切缅怀她的非凡业绩,遥寄我们对她老人家的无限哀思。


上一篇:缅怀恩师郑振阶
下一篇:玻璃与尘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