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当前位置 :| 主页>风物掌故>

倡修赤寮“七.七”纪念亭

来源:潮阳民艺 作者:张彦建 时间:2015-03-14 Tag: 点击: 2

张彦建

    1925年11月9日,国民革命军占领潮汕。潮阳各地相继举行庆祝,谷饶在菜市场搭台集会,各校学生和工农队伍巡行全乡,高呼口号,情绪激昂。1927年,在潮阳县一中(俗称东山中学)就读毕业后回乡的张少文、张大刚,即会同同乡进步青年组建谷饶青年促进社。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他们发动群众共赴国难。10月,中共韩江工作委员会派党员张鸿飞,从汕头回谷饶发展党组织,开展抗日救亡运动。1938年,春天,谷饶青年抗敌同志会成立,会员140多人。谷饶青抗会向爱国人士及商人募捐,10月10日,在急水桥南边橄榄树溪口建立“七七”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纪念亭。乡贤张君智、张自强为亭撰碑记、柱联,张仁夫书之。据传,亭在1969年“7.28”台风中被吹倒。至今尚未修复,十分可惜!碑石仍埋于池边,一旦面世,青抗会先驱们将含笑九泉!
    (后有溪美村人、旅居美国侨领张镇平先生,捐资在纪念亭旧址建“思亲亭”。他赤子之心,热爱家乡,不忘故土,不忘祖宗,怀念亲人养育之恩情,令人敬佩!)
    卢沟桥事件爆发后,全国抗战开始。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自恃强国,骄横残暴,视中国领土及中国人为任意宰割蹂躏的对象,勾结汉奸,实行“三光”政策。
    1939年,南山抗日自卫团成立,辖2个中队,驻雷岭、和平、谷饶等地。年初,在张学渊乡长支持下,青抗会组织几十名学生,由乡教练培训,准备参加抗日武装斗争。1940年,因张x如告密,国民党潮阳县当局通缉中共党员张鸿飞等,县民众教育馆长张少文闻讯,通知张自强副乡长转告张鸿飞,才避免损失。同年冬天,青抗会被国民党发现而强令解散。
    汕头沦陷时期,赤寮(谷饶本地旧称)市场繁荣盛极一时,故有小汕头之称,因而引起了日本鬼子高度关注。1941年3月24日,日军板口大队步、骑兵2000多人,由达濠马窖嘴经河浦鸡心石,入浔洄山,进海门袭击潮阳,25日凌晨县城沦陷。后分兵进驻谷饶,在烟墩山,日军设营驻守。当日,日军派三架轰炸机扫射,投弹6枚,死伤20多乡民。4月11日,日机12架再次轰炸赤寮、新陂、深洋、内輋等地,投弹200多枚,谷饶乡民死伤100多人。7月18日,日军扳口部队200多士兵由水吼径、赤都岭、张堂径入侵深洋,20日率伪军百多人向深坽、新桥、大坑、桶盘寨狗母山窜去。
    1943年,农历二月廿八日十时左右,日军突派三架轰炸机扫射赤寮柴草市场,投弹11枚。掉落在北角地界,“进合号”有一名“夫东”的公孙被炸死。一枚在陈厝巷“昭文”住宅,插在墙缝中不响。又一枚掉落直街黄惠深医师诊所,被炸一角而受伤。又有一名叫“近泉”的,正在田中插秧被扫射,中弹身亡。还有10多人中弹死于果子市场、柴草市场、礼拜堂附近,而受伤者却不计其数。第二、三天,日军又来赤寮上空侦查盘旋数次。至农历三月十四日,日机投下6枚炸弹,扫射多次,乡民死伤100余人。7月1日下午,日军500余人流窜到赤寮,在赤寮市场及附近民房驻扎下来。日军18人闯进上埠洋陈耀泉四点金厝宅,在其屋顶搭建瞭望台、设哨,监控民工修筑赤寮至仙陂路段,开辟军事据点。当晚盘踞于启新学校、直街、新街、布街,在修竹里设据点。到处骚扰乡民,奸淫并掳掠生猪、鸡、鸭,劫干果店的鱿鱼、鸡蛋、香菇、虾米等食物。第二天清早,掠十几名挑夫而离去。
    1944年12月12日至31日,西胪自卫队与日军激战多次,包围日伪联防碉堡、楼台。西胪等乡被日军焚毁,大队长陈邦宪率300多人转移到深洋乡等地驻守。
    1945年3月,赤寮青年奋勇抗战,各地恢复青抗会,进行抗日斗争。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终战诏书》,无条件投降,9月28日,在汕头举行受降仪式。潮阳日军富田直亮少将签署投降书。中国为战胜国,洗刷国耻家仇!
    从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在这一历史过程中,令人扼腕叹息的不仅仅是在战场上失去生命的人们,还有成千上万在抵御外辱,尤其是抗击日本帝国的侵略而舍生忘死,浴血战斗的民族精英。这些人因所谓阶级成分政治背景出身而成为人民的对立面,从而被遗忘甚至唾弃。这无疑是中华民族史上一段最令人扼腕唏嘘的悲剧!
    历史是公正的,我们不要忘记为国家、为民族作出贡献的先人!因此,2014年5月18日,潮阳赤寮历史文化促进会成立后,我就倡修赤寮“七.七”纪念亭,旨在使我乡先贤们光辉事迹逐步为世人瞩目。同时弘扬先辈们优秀传统美德,教育和启迪后人,热爱祖国,热爱家乡,让先贤的正能量,激发子孙后代为共圆中国梦而努力奋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