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22期  马东涛  剪纸  周文广  刘锡标
当前位置 :| 主页>风物掌故>

明、清潮阳的“破邪”教化

来源: 作者:陈创义 时间:2018-07-12 Tag: 点击: 2


陈创义

    明清两朝时常有邪风入侵,官府与有识之士奋起破邪立正气。
    明朝嘉靖三年(1524)大雨水,其年潮阳有“鸽变”。最初有人从中州带鸽鸟来,鸽鸟菊冠、紫色羽毛、首尾纯白,名叫四停花。其中以墨绿色为上品,红紫色次之,名号不一,人们争相购买。开始仅值一、二金,逐渐增长至十来金,大家并未什么感觉。接着就开始互夸谁的鸟艳丽,鸽价也随之飞涨。有人若购得两枚鸽蛋,就用彩缎包起来,像护玉璧那样小心翼翼呵护。等到卵孵化成鸽雏了,邻里亲朋哗然前往庆贺,每日前来求购者盈门,须臾价增十倍,谁都以为先买得为幸。有人购得一鸽尚未放好即有携重金而至者,将重金放在他家定购,面无难色。以致百姓废业,商贾罢市,人心浮躁,虽禁之不止,《广东通志》称之为鸽变。林大春一针见血指出这是利欲引诱而产生这场变故。最后朝廷与地方下了严厉的禁令,加上鸽鸟陆续死亡,这场変故才结束。
    清嘉庆七年(1802)从福建传入设档赌“花会”,设江祠、太平等三十六个花会人名供人下注赌博,城乡被迷者甚多,不少人求神问鬼,如痴如狂,荒废正业甚至倾家荡产,官府施禁,捕捉庄家,经数年才平息。但至建国前花会又死灰复燃,笔者少时听说每天凌晨庄家包花会中一人名悬于梁上由各人下注。如中则一赔三十三,因利所诱,男女老少争着下注。有为猜名而将花会三十六人名摆于神前、疯狂者用青竹钉坟让其显灵点名,使得其时百业凋蔽。以史为鉴,今日之赌六合彩私彩与鸽变与赌花会何异?为了社会安定必须坚决取缔!
    原来双忠庙祀张巡、许远双忠烈是弘扬正气,可是在双忠庙后寝祀张、许二夫人,前列歌舞伎七人,愚昧者谣传其中一人是张巡爱妾,尊称为大姐,说她有灵能作祸福,淫巫贱姥乘机兴风作浪,蛊惑人心。其时潮阳知县姜森震怒,命人将妖像捣毁,开始人们大惊,接着便笑这种行动无济于事。姜森觉得人心向邪,必须有斧来破邪,复取北溪论鬼神兼佛老等篇兼采史传有关邪正之辩文章,编印成书广为宣传,唤醒愚昧者不要信邪说。潮阳人、给事中萧龙致仕家居,高度赞扬姜森行动,为这本书写序文《破邪斧》,为知县姜森造声势。
    清雍正五年(1727)十月,蓝鼎元由普宁知县来兼任潮阳知县时,有一称后天教主的“仙姑”,能使法术使寡妇得会见死去的丈夫,有的相会后还怀上孩子。连澄海、惠来、普宁的人也赶来寻求仙姑,门庭若市,人心浮动。蓝鼎元即命衙役传“仙姑”来问,衙役皆以怕“仙姑”法术不敢前往。于是鼎元亲带差役于深夜直捣“仙姑”处所,在“仙姑”床上方,发现有十几个密室,里面暗藏十几个青壮男子。审问获悉“仙姑”是将来求神的寡归带入其房,再燃迷魂香,使来求者昏迷。然后带上密室与藏在室内的男子暗合,女子昏迷中以为真的与死去丈夫相会了。事毕再用冷符水将来求女子喷醒,求者醒后还似在梦中与阴间丈夫相会。鼎元果断拘囚罪犯,将主犯枷号示众,众明白真相莫不唾骂罪犯,甚至要生啖其肉。鼎元又将“仙姑”处所充公改作棉阳书院,授书生以礼义。
    明、清有识之士提倡对士民实行教化以树立正气。弘治九年邑人萧龙倡议,知县姜森、分巡佥事王相主持,在东山灵威庙左建大忠祠以祀宋丞相文天祥,弘扬其爱国精神与高尚民族气节。广西佥事、海阳人章颐作《重建大忠祠记》指出:“来游人士,见迹思贤,风声感动,岂无小补。”万历二十二年(1594),游击将军江应龙和海门隐士吴从周倡议,在海门莲花峰西北侧,创建忠贤祠以纪念宋丞相和抗元不仕的隐士张奂(鲁庵)。清道光四年(1824)海门参将何钟岳倡议把忠贤祠拓展为莲峰书院,光绪四年(1878)知县张璇、参将冯耀祖捐修,聘请郑安准为山长、主讲,置官课。
    隆庆六年(1572),知县黄一龙主持,在东山灵威庙西就东岳旧址建韩祠,祀唐潮州刺史韩愈。知县黄一龙作的《新建韩祠记》中指出:“至于乡校一牒,尤致意于德礼之化、忠孝之风而其大指归之”阐明建祠之意义。清嘉庆十九年(1814)知县唐文藻修缮韩祠为童生就读之所,正式称东山书院。增建景贤楼,置厢旁60多间为童生就读之所,教学内容除四书五经、诗赋策论外,在爱国志士丘逢甲任山长期间增设格致(物理、化学)算术地理生物等课程,倡导科学,反对迷信。同治年间总兵方耀、知县张璇、樊希元等筹款重修并置租谷150石。光绪三十年(1904)改为官立东山小学堂。





上一篇:潮阳古桥多韵事[外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