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马东涛  周文广  xxx  妈祖  英歌
当前位置 :| 主页>朝花夕拾>

喋 三 姑

来源:潮阳民艺 作者:周文广 时间:2017-08-19 Tag: 点击: 2

夕阳西照

 

“喋三姑”这民俗活动在潮汕地区大家不陌生,我在幼儿时有听过,也粗略看过,但印象不深。这是一种妇女特别是少女特有、专有带有巫术因素的民间习俗活动。这种活动在那生产力落后、物质生活水平低下、精神生活匮乏、文化素养差时代,人们为追求刺激、追求放松、追求未来是一般底层社会人的心理祈求。这种民俗活动,无从考证它源于何时、何地,这是大潮阳民间几百年来传承的一种民间习俗,即每年农历“八月绡 嬷(胡闹的意思)”。作为人们精神生活匮乏的一种补充,由于其灵异,又有鬼魂附身来代先亡人说话,十有九准,准确度之高令人惊叹不已,故“喋三姑”这种活动在过去民间一直经久不衰。直至新中国建立,人民政府破除封建迷信,打击神棍巫婆之害人敛财活动,随着社会进步,科学发达文明,这“喋三姑”习俗活动也就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所以好久无听到这种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事了,社会大踏步向前发展,人们的观念也在不断地更新,这是人间正道。

最近与萧兄因文化上交流需要而较多地接触,他是个能人,专从事古建筑工作,且其出身于萧氏一大家族,家族人文荟萃,他对许多民间习俗和家族文化有兴趣与研究,九流三教有所了解,底层习俗文化无所不晓,故我们也就有了谈话的基础与共同的语言。在交流中,我发觉他对我所陌生的“喋三姑”有亲历过,他的表述条理清楚,语言生动,听得我也入神起来。于是我马上操起笔,记录作为资料,以备写一篇文章,将这潮阳县城木坑宫城乡结合部的特色风情展现出来,这里之人文地理复杂,是当年特色的“喋三姑”盛行地方。

这是发生于上世纪的1965年之事,他饶有兴趣地说着、说着,在讲这“古”之前,他把“喋三姑”落神歌抄在纸张上,并煞有其事地唱念起来,他的记忆力好,50多年的时间过去了,还能一字不差地诵念出来,这就是“喋三姑”歌词如下:

观音出身南海中,法身前赴普陀山。

脚踏红莲千百瓣,手挈(qie厥,潮音戈药)杨柳化万端。

大慈悲,救苦难,救苦救难来带 童,

到北京城,青(灵))魂叫娘娘就叫行。

青(灵)魂附娘娘就到,童稚附身阿娘

亚娘 童来踢跎(游玩),带去到奈何东。

脚松手亦松,前生往事来说陈。

手拍脚亦摇,阴阳对话汝传呾。

厘清世态 喧呛。

1965年农历818夜是民间传统赏仙活动时间,在这之前几天就有“喋三姑”活动频频出现过,以木坑宫一带最为盛行,当时有个生得较为俏俊小妹,8岁左右,正当是少女发育前期,据科学解释,少女从生理、心理上正处在人生转折点,人类这高级动物极易在这时发生特异功能,所以“喋三姑”大体上出现在这些青春前期少女身上,俗称童贞女。

活动在中午后开始,有几个领头的妇女挑了这个妹仔为首作同身(即代某神灵说话),另有几个12岁、13岁之少女,这些姿娘仔因家庭困难,小小年纪无能上学读书,集中在这厅上做小手工,如织网、打索、编草鞭等,以取得计件劳务费补贴家用。她们在这座下山虎厝厅上铺上草蓆,围坐在一起,由几个妇女哄起,一边念着大家熟悉的“喋三姑”歌而起哄。“观音出身南海中,法身前赴普陀山,脚踏红莲千百瓣,手挈(潮音戈药)杨柳化万端……”念完了再重复念,所有在场的人都跟着念,故声音宏大,场面非常壮观,像是一场举世无双之土著大合唱与交响曲。周边的人闻声来到,人们逐步地加入,人越来越多,人员来之成份越来越杂,声势也越来越浩大。几个妹仔在厅中央草蓆上围坐着,双目微含,双唇也一张一合地哼着“喋三姑”之歌,双手不自主地拍打着双大腿,且越来越用力,拍、拍、拍之声响起,声音震憾人们,这现象就像气功之自发动功一样,在这种气氛下,人们自然而然被带动起来。但目的是要通过念“喋三姑”歌来诱发这些姿娘仔鬼魂附身呾话,可以与先之亡人交通,交代事项。这时要特别注意作一个诀术,有一个年长之妇女,特别把一个海螺壳(海产壳类)包稻草丝塞进埕中排水孔,意即防止鬼魂随意通过排水沟路进出。围在姿娘仔周边的人用穿的木屐,有节奏地敲打着地面、桌面发出了阵阵响声,使气氛更加浓烈威武。有几个身强力壮之男人,看到这场面商量后把住大门口,不让生人进,因为里面从埕至厅、至房、至走廊、都已密密麻麻地站满了人,有的站在桌上、椅上、箶架上,拥挤不堪了。有的通过特殊通道爬上厝顶,厝顶也坐了许多人,有的要往滴水檐口靠,下面有人高呼,不要将厝顶压塌,那是要出人命的,在壮汉吆喝下,赶下一小部分人下来。

这时“喋三姑”歌声一阵高过一阵,木屐击地声整齐划一,引魂之歌宏亮、清脆、动听。人们的心情激动,在场之人都把一切苦恼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这时的秩序出奇地好,人们在这里都是平等的,都在等同身来呾话……忽然间那位8岁俏俊的姿娘仔率先在地上大力地用双手摔打着双腿,大声地呼唤着附身鬼魂之家属名字,以鬼魂身份之口气,说出她在世时之称谓。“她”叫铺仔头嫂某氏,是这里的邻居,这时同身说:“我现在被拘在阴间第七棚头(即牢房),叫着一女子晚辈名字(该妇女是铺仔头兄之孙媳,该女子称鬼魂应为前祖婆。)鬼魂通过同身之口,口述了她死之缘由,这是一首悲呛且泣鬼神的歌。铺仔头嫂出身贫寒,嫁与大她十多岁的老夫,是个作苦力之人,上有年老父母,收入低微,生活艰苦,且性情暴躁,素质低下,经常借酗酒消愁,时有家暴。他从事之工作是撑杉排、竹排之重活,故铺仔头嫂一直心痛丈夫,尽量地把煮起来之糜饭盛多给丈夫食,食得饱一点可干重活,属贤妻型。但有限的收入开支,剩下的饭菜太少了,不得已她收捡了外面一些零星菜叶加在糜饮里,奉送给公婆食,自己食更差些之食物。这二个公婆不明就理,认为是媳妇故意亏待公婆,其婆婆亦是个悍妇,故由不满而引起到大声责骂媳妇,一场家庭式战争逐渐发生。恰好第二天娘家母亲因女婿生日,按风俗娘家买了有限的一块猪肉及鸡蛋来贺女婿生日,亲家母到来了,不识大体的婆婆,把矛盾任意扩大,添枝插叶地骂媳妇不孝,交涉亲家母教育不好。铺仔头嫂之母亲一听信以为真,太失脸了,也帮着亲家母责骂女儿,女儿企图解说,母亲硬是听不进,反倒认为是抵抗,动手心痛地重重打了女儿一个耳光给亲家看。铺仔头嫂有口难辩,绝望地跑回自己房间痛哭不已,其母亲也就悻悻地不辞而别了。一场人间悲剧正在一出一出地编排着,干活很疲累的丈夫回来了,听到母亲喋喋不休地骂着媳妇,怒火中烧,进房去不由分说抓起老婆头发往墙上就撞一下,铺仔头嫂的头马上血流出来,血流满面,丈夫见状也吃了一惊,拿起酒瓶到外面去酗酒了。铺仔头嫂头痛难受,屈辱之心象千刀万剑在心中搅动着,一切都绝望了,想哭也哭不出声了,连生我的母亲也辱骂我,还动手打了我,做人有什么意义,天啊!你太不公了,苍天啊……她在昏昏恹恹中睡去,梦境里的天空是多么地明亮,空气是那么地清新,鸟儿在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飞翔着,做一只鸟多好啊!丈夫在外酗酒后,回家便倒在床上,跑到畖畦国去了,婆婆不得已自己将就做些稀糜食下,一家人在吵闹中安静下来,一切静静地进行着,时间静静地流淌着……

这时已是三更后,明月高悬,月光如注、月光射入窗来,在疼痛中铺仔头嫂醒来,才记起今天受辱之事,泪如泉涌,挣扎着起身。看着丈夫酐声如雷,如死人一般,公婆也早入睡乡了。她拖着沉重的身体到水缸边舀了一碗水喝了几口,才定下心来。水落肚气力也来了,慢慢地移步到埕中,望着皓月当空,万里无云,微风轻送,心中再进一步地觉醒,我还在人世中,在这个极度悲惨交恶的人际环境中,连母亲也不要我了,这美景良辰与我无干,我不属于这清净世界之人。迟顿的目光,望着埕角安然立着之井台,这就是我的好归宿。苍天啊!我也对不起您,跪下去以报天之恩,又再一拜报生我之父母恩,但苍天您太不公了,我今日逢遭就是您不公……她一步步地捱向井台,狠心地把头往井圈里一伸,双腿用力一蹬,咚的一声跳下去,在水里几下挣扎,然后一切都归于寂静了,这时屋顶之上一只夜猫看到此人间行为全过程,它却不明就理地“喵、喵、喵……”,怆凄地叫了一阵,算是为铺仔头嫂送行,她的那几个“亲人”正在做着骂媳妇、打妻的美梦呢!

第二天,一切的一切都过去了,早起有人上井台打水,马上发现了死尸,于是一家人才紧张起来,报到善堂,善堂马上派二人将尸体打捞起来,铺仔头嫂家里三人默默地站着,呆呆地看着,收尸人熟练地操作着,给死尸加穿上一付新身服,稍一整容,用一领特制草蓆一捆,用一块门板二个人轻轻松松地抬到山边,挖一个坑将铺仔头嫂尸体埋下,她的人生从此画下了一个句号,结束了旧中国一个普通得再也不能普通的悲惨命运。女人啊!你永远是弱者……穷苦的男人还有女人可欺负呢!这旧中国的亚Q式男人不少,受压迫、剥削,素质低劣、愚顽不化的态度许多,把在外面受气转嫁到自己女人身上,所以妇女还有封建意识之夫权压迫。

冤魂一出窍,怒气冲冲地直窜地狱大门,叫嚷着:“我要见阎王讨说法”,判官、牛头、马面之鬼挡住不让进,喝道:“阎王是你随便能见的吗?要排队,冤魂多的是,还不知要有多少人才轮到你,在外面安心等吧,等到自然传你,你再吵闹也无用!”听后她心里一凉,原来地狱也须情面啊!“不公、不公,我特冤!”这时判官指挥二个丑恶大鬼把铺仔头嫂拖进一处牢房关起来,判官向她声明:“你前世做了许许多多鲜为人知之罪恶,到当世已经给报得差不多了,尚欠一些,还须在阴间经历一些苦,待苦历尽,阎王交代,苦尽甘来,当然放你超生往好人家去,去享受做人的乐趣与幸福,记住吧!像你这情况的人多的是。”这时铺仔头嫂听后细细一想,也有道理,含着泪默认了……

但想不到时至上世纪六十年代还能向其家族后人诉说她的奇苦奇冤,这得要感谢亚妹仔了,更要感谢观音娘娘大慈大悲,给她申冤之日。

据说铺仔头兄在其妻自杀去世后,又有一苦命妇女嫁到她家,家人吸取教训,公婆及丈夫较为善待之,也生儿育女。时间与贫穷不断地淘汰着老人、病人,后续之妇,待儿子长大,娶妻成家,她也过世了,两小夫妻过着较为和谐的日子。他们又生了儿子,儿子长大娶当今之孙媳。今天孙媳妇听到前祖婆直呼其名,马上跪在同身妹前,口口声声尊称老祖妈,您老人家指示我照办,冤鬼说:“我是你前任家祖婆,因故惨死,死后仍是本家之鬼,你们无为我超度祭拜,至今大几十年了,忌日、时节都无拜,应请经师到井边引灵、设我的香炉、神主祭拜。”孙媳妇听后大惊失色,马上直呼照办,并问明还须什么生活用品,钱银票……一场人间悲剧跨越了二个朝代,跨越了几十年的时间落幕了。唯心论告诉人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冤冤相报。

“喋三姑”的歌无数次地重复着,揪动着在场人们的心,歌越唱越有味道,人们那里有疲惫之感?这些人员各式人等都有,但都有一个信念,希望有上祖灵魂给自己点明迷津,这是真的吗?

老萧讲至此处,也洒下几滴热泪,这时他又说,那次看“喋三姑”他才12岁,好奇心促使他爬在厝前墙头上,看得非常清楚。他全神贯注,忘了食饭与饮水,连撒、拉也顾不得了,全身的血流在沸腾着、情绪在骚动着。忽然间他又看到另二个十二、三岁之小妹也开口唤人名了,唤人都不会错,被呼唤之人先祖之名也不会错,更使围观之人相信。如指出某某家的猪寮位置不当,是因它对着大门不好,冲犯着本家,应请地理先生看后移到别的地方去。被唤之人吃惊地答应马上照办。不时地有鬼魂附身来找人问与答,这一切活动有序地进行着。它无具体的组织者,也无规定时间开始与终结,随意性很大,高潮时情绪激动,声音响彻。有的居民干部知道这情况,但碍于民情风俗,只要不被上级知道就好,亦睁一只目,闭一只目,自己挤在后面伸长着脖子看,当然,他是不能参与的……

时间过得真快,很快地就到下半夜了,人们都不感到困与饿,沉浸在一种莫名奇妙的愉悦之中,无忧无虑、无烦无恼,怪不得这么多人来热捧。

很快又到了第二天八、九点钟,大队网站站长(女)看到这么多姿娘仔在搞这些封建迷信活动,既违背了当时主流社会意识形态,又影响到网站的手工工作,她以领导者口气大声地制止,叱令马上停下,不然叫民兵来抓为首者,一下子就把这群看之人赶跑了。这时,有一较年长妇女用一碗水放下四款式花叶、椿草,用手蘸花水往几个同身少女脸上泼,加之大声呼其名醒起来。三个人很快地就恢复起精神来了,马上就有人拿来开水及糜饮给她们喝,以补充能量。年长妇女拔掉塞在出水口上海螺壳意为放走鬼魂。众人在网站站长摧促下依依不舍地离开,企望着第二天再来一次“喋三姑”盛会。

这种人鬼交流之事在五十年前演绎过,“喋三姑”歌悦耳动听,场面气氛很浓,使人经久不忘。还据说那位8岁姿娘仔,因精神、体力消耗过大,一连不喝不食昏睡了三、四天,声带也沙哑了,隔了好一段时间才恢复。她父母经常责骂她泄露天机,不务正业,今后不准她参加了,小女孩以后一切都如常地成长、读点书、做工课、成年、嫁夫生子……

写到这里我的心情很复杂,又很惊奇,世界真精彩,象万花筒一样五光十色。各式事物、人物都有,这就是文明的人类社会。人类从低级走向高级进化着,人类是地球上之主宰,但这人类社会(阳间)在哲学上有一个对应的概念(阴间),理论上是绝对存在着的,科学技术现不能探测到,但理论上已经探讨到,而类“喋三姑”这灵异活动,就是人类与另一个空间交流的一种实实在在的方式。

 

作者:周文广


上一篇:西子兮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