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22期  马东涛  剪纸  周文广  刘锡标
当前位置 :| 主页>朝花夕拾>

石敢当

来源:潮阳民艺 作者:周文广 时间:2018-02-02 Tag: 点击: 2

 

棉城地方,旧时有许多街巷,像大盐巷、小盐巷、兴通巷、教授巷、李厝巷、仙掌巷,旧街、竹篾街、糖豆街、倒吊莲……道不尽之街巷名。至今回味起来,还觉得很温馨,但这些街巷都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美其名曰旧城改造。而今棉城确是高楼林立,五彩纷呈,一派繁荣景象,旧貌变新颜……

我是老棉城人,除三年上山下乡到海南岛外,其余的年华是在棉城度过的。对棉城一街一巷乃至城郊阡陌、田野、山岗,由于职业上关系,我几乎走遍了。故棉城在我心中种下了莫名奇妙的情结,一幕幕的往事、故事,在脑海里重现。最感有趣的是“石敢当”这墙上的小景观。“石敢当”石板一般安在巷转角处,丁字巷向去之房屋外墙平视位置上,石板高约80厘米,宽40厘米,上面刻有“石敢当” 3个红楷书大字。那时年纪还小,不懂得“石敢当”是什么意思。看多了更感到迷茫不解,为什么偏在这些地方安这三个字之石板?后来请教一些有知识老辈人,他告知这是“泰山石敢当”简称,从地理学上讲,凡被路冲着之房屋就犯着路煞,居住在里面之人,身体精神就要被煞气冲犯,对住户当然非常不利。地理先生还说花岗岩本身亦有煞,故以煞制煞乃是地理学上一种手法。况且将石板名为“泰山石敢当”,意即是一座泰山挡住,煞气是不可能穿透的,故对住户无损。这种方法不知何时、何人所创,究竟其功效如何?亦未有可证实。但在过去却是实实在在地存在着,只不过随着时代浪潮冲击,这种民间习俗逐渐地或将永远地消失了。

最后我有必要补述一下,随着科学的进步,许多以前不解之谜逐渐被人类破解。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能量场,人体会向前或周边发出一种波和粒子流,这街巷乃是人流量大的地方,每天都有许许多多的人路过,每一个人发出波和粒子流,都会向此屋之墙冲击,虽然有墙挡住,必竟尚有部分穿越而过,伤害到住户人体,日积月累,长此以往,这种伤害累积起来,形成了一定之量,从量变到质变,人体某一部份就要发生病变。身体孬当然是人们最坏之事,精神上一旦走偏,办事失去理性,作出不理智的说法、作法,遇到不测,当然就是厄运了……所以这些看似唯心说法,实则与科学是不相矛盾的。科学的探讨,使我们看清了许多唯心的实践性,以前那种科学与唯心对立论断将过时了。

 

 

 

作者:周文广


上一篇:契义父母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