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当前位置 :| 主页>人物风采>

胸有书卷翰墨香——小记林升民老师的书法艺术

来源:潮阳民艺 作者:范新亮 时间:2009-05-18 Tag: 点击: 2

  忆得林升民老师四十六年前评改中学作文时,其钢笔字评语,笔画连绵交错,气势行云流水。其时未有硬笔书法,若较之现代硬笔书法,有过而无不及,给同学们印象尤深。数十年来,他正如其行世之《淡水集》(该集分诗歌、散文、艺评、故事、对联五个部分)中的潮汕方言联所述:“性有癖心无邪掠字相咬乐度日;艺无涯山有路挥毫学书苦临池”。难得如此高尚文人之情操,淡泊名利,心态平衡。
  升民师业余争取临池挥毫,稳步勤攀书山,使其行书挺拔潇洒,深得书法界人士赞誉。其时尚未见其楷书。
  其实,升民师对楷书研习亦勤,读帖尽精微,临画尽精到。故其楷书《岳阳楼记》、《中华世纪坛铭文》、《正气歌》、《千字文》等,均显自家风貌。一经展示,便获好评。作品充满儒道中和美之意味,极为典雅。
  书法艺术乃中华传统文化中源远流长、负有承传中国文化之载体,系中华民族古老而独特之艺术。约以八体字而分:篆、隶、楷为静体字;帛、简、经为静中有动之字体;行、草为动体字。而静体字难于飘逸;动体字难于稳健;静中微动之字体难于造形。
  楷书于唐代出现欧阳询、颜真卿两大家,欧楷与颜楷代表两座不同风格之高峰,对后世影响极为深远,欧书笔法峻拔险劲,方笔挺健,字法严谨疏朗,简静狭长。代表作有《九成宫醴泉铭》、《皇甫君碑》等。颜书笔法雄豪圆健,折钗遒婉,字法方整茂密,外拓圆润。代表作有《勤礼碑》、《李元靖碑》等。
  上世纪70年代起,书法热持续至今天仍在升温,以欧、颜楷为法书,临习者占大多数,然而,达到形神兼备者少,有承传革新者更少。其实,临帖乃学书之手段,承传出新才是目的。楷书笔法上点画定形,字法上结构森严,临池者非下苦功,用心临习不可。尽管达到形神兼备,追上原创书家,可以说,某人对某家字写得很好、很像,然而,书史上称之为书匠、书奴矣!写字未能等同于书法艺术也。
  在社会节奏逐渐加快,浮躁虚假、急功近利之社会现实中,升民师淡泊名利,默默临池,刻苦勤习颜、欧书体,但又融入自家灵性,“入”后能“出”,终于,写出了像《岳阳楼记》、《正气歌》、《千字文》等这些兼备颜、欧二体特点,又取得承传出新,具有自家面貌之楷书作品。上述作品,笔法上既有颜书折钗丰润,又不失于肥钝;既有欧书的峻挺健劲,又不失于瘦硬。捺笔重按出锋,带有隶意,字法上疏茂方圆,兼二体而颇臻妙处。总体上令人赏心悦目,凝静中蕴藏动意而飘逸,笔笔神采气韵俱佳,可称达到“古不乖时,今不同弊”之佳构。
  “书之妙道,风神为上,形质次之……”(南齐王僧虔语),其实,书法之笔法、字法(形质)均为首要,章法次之,墨法再次之,(墨法主要适应行、草书)。然而,“形存则神存,形谢则神灭”。(南朝哲学家范缜语)。也即“形者神之质,神者形之用。”故此,笔法上点画不美,字法(结构)上不实不美,神将安附,何来风神?我们从挥毫经验上,看到个别字笔画失势,无力度,不贯气,飘浮;结构上不美,失重心,不均衡,则通篇作废。故古人云:书法难于国画。
  行、草书艺术在各书体中,是最富有造形空间,可集百家各体笔意于一身之字体,既符合传统、又适应现代审美观之书法艺术,其笔法上轻重中侧,连绵萦带,适当飞白,字法上离圆遁方,大小纵横;章法上,行气贯通,黑白计让;墨法上,浓淡相兼,虚实相对,永远处于对立统一之中,加上天然率意,乃为上乘。
  升民师之行书艺术,除了上述特点之外,又如其楷书带些隶书笔意,稳重中又见秀劲,自然中显出翰逸神飞。“作字行文,文以载道”(博导欧阳中石教授语)。《岳阳楼记》、《正气歌》、《三国演义开篇辞》等,均系美文配以美之书法,交映生辉,人见人爱。
  升民师年虽过七旬,但思维敏捷,快人快语,心地善良,诚信正直,不计名利,心气平和。他能连续好几个小时静静地写着像《岳阳楼记》这样的楷书作品,我想,这该与他的“心气平和”有关吧!
  数十年过去了,忆得中学时期、大跃进时代,当时正是我们的班主任并任教语文课的升民师,选我协助他编辑校刊《新芽》,使我获益匪浅,深感老师之关爱。笔者于此,祝愿老师艺寿长青,好人一生康泰!(范新亮)

 

林升民生活照 林铿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