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当前位置 :| 主页>人物风采>

马郁文其人及墓葬

来源:潮阳民艺 作者:际云 时间:2012-05-27 Tag: 点击: 2

际云

  在练江下游侧畔下宫古庙南面的马氏兴文祠中,大门匾额背面有一“光绪六年庚辰冬月吉旦十七世孙贡生敬受立”的石刻。石刻中有这样一段记载:“郁文公孝友尚义,名载邑乘,其报本追远之念,犹惓惓不忘。当弱龄失怙,白手成家。置蒸田,修祖墓,筑寨防,施棺木,赦贫债,凡义所当行者,莫不尽力为之。”由此可见,马郁文在潮阳历史上是一位较有影响的人物。
  马郁文生于清代,是和平马氏享有“平田中兴”之誉的马平田之第十四世裔孙。他原住港尾,弱龄时候,父亲病丧,从此便过上一种漂泊生活。有道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十余岁的他,就懂得向人家贩些“傻怕”(一种约2厘米见方,1厘米厚,由面粉、糖等制成后染上米红的零食)进行叫卖。在练江畔的下宫古庙中,来往香客比较热闹,他就经常前来叫卖,因此日子勉强可以将就。有时,为了多做点生意,就多贩些来叫卖,于是更加早出晚归。后来,他干脆不回家,在宫中随便过夜。日子一天天的过去,马郁文也一天天地长大,懂的事也越来越多,头脑也越来越灵活。他发现江边来往船只很多,许多船夫经常上岸买东西,他灵机一动,便凭着几年来的一点积蓄,在练江边开了一间杂货店。经过一番苦心经营,马郁文的杂货店越开越大,他也从此在下宫畔定居下来,遂后并置业成家。
  马郁文在下宫一带成为殷实人家之后,十分热心乡里的公益慈善事业,他扶贫济困,修桥铺路,施茶赠药,筑墙保寨,对一些以前与他有生意交易后来因经营不善而倒闭的商户,他减少或减免欠债,因此,深得乡众的崇戴。
  马郁文的仁风义举,还体现在处理家庭关系上。他有一位哥哥,名叫锡爵,英年早丧,遗有一妻一子。哥哥过世后,他对嫂子及侄儿更加无微不至的照顾,并教育自己的三个儿子要尊重大姆,爱护堂兄弟。这使嫂子非常感动。后来,在分家的时候,本来,按情理来说,马郁文兄弟二人,家产应按二份分,但嫂子却坚持要按堂兄弟四人分为四份。在过去,兄弟分家常为分家产而发生争吵,可马郁文与嫂子分家产却互相互让,这在后世传为佳话。
  树大分杈,仔大分家,这是天经地义的事。马郁文与嫂子各因儿子长大而分家后,他将嫂子多分给他三个儿子的三分之一产业,留作公租,用于奖励学业优秀裔孙,并规定,能中秀才者,奖公租一年,中举人者,奖公租三年,中进士者,奖公租五年。因有此举,后来马郁文的裔孙贤才辈出。至十七世,裔孙马源首(敬受)成为贡生之后,还将郁文公遗下的公租用于兴建兴文祠,这更体现郁文公孝友尚义的精神在代代延续。
    马郁文于清光绪甲申年(1884)逝后,葬于今金浦街道梅东社区辖内的网地埔山。墓坐东向西,全坚石构筑,石雕人物及祥花瑞兽形象生动,呈二进台阶式,三折双伸手结构。主碑文为“清十四世祖,考岁进士郁文马公,妣太孺人宜金马氏墓”。上款为“名载邑乘崇祀文祠”,下款为“光绪甲申年余梅之月吉日立”。该墓构筑严谨,古朴大气,书卷味浓,基本保持清代墓葬形制。
    墓的内外管柱两侧均镌刻有对联。内管柱联文一副为“巍峨拙出龙蟠结,生旺同归水绕环”,落款是“翰林院晚生吴国镇点主拜题”。另一副为“太微耸拔人文蔚,天乙流通世泽长”,落款是“布政衔漳汀宁道通家生方勤拜”。外管柱联文一副为“外开甲第朝筻苑,内坐酉山贯少薇”,落款是“虎门提督通家生方耀拜题”。另一副为“巨镇列藩峰叠叠,层峦献秀案重重”,落款是“赐进士主政晚生杨国璋拜”。墓青龙畔有“土地福神”碑,落款是“曾孙贡生敬受择葬”。
    以现在的眼光来看,马郁文墓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其一,墓中所葬人物是位“岁进士”,而且“名丛邑乘崇祀文祠”,其人交流广泛,在当时社会上有一定影响力,连“翰林院吴国镇”、“布政衔方勤”、“虎门提督方耀”、“赐进士杨国璋”等名流还为其墓葬撰联题字。其二,该墓基本完好,形制比较经典,对研究清代墓葬建筑,尤其是研究清代墓葬建筑中的规制、石雕和书法等艺术具有很大的意义。
    顺便一提,马郁文以诗礼传家,教育子孙弘文扬武,崇尚正道,因而后代至今仍英才辈出,如曾受过周恩来总理接见的、现中国科学院院士马大猷,原广播电影电视部副部长、现北京潮人海外联谊会副会长马庆雄,原香港九龙潮州公会主席、汕头市荣誉市民马松深,北京大学副教授马仁盛,第三届(1995年)世界武术锦标赛散打五十二公斤级冠军马鹏彬等等,均是马郁文裔孙。由此可见马郁文对后代影响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