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当前位置 :| 主页>人物风采>

吴霞:在书画收藏中收获传奇

来源:潮阳民艺 作者:吴起秀 时间:2012-10-11 Tag: 点击: 2


□吴起秀


  广东人先知先觉,敢想敢做,成就不少奇人奇事。潮汕吴霞应是其中之一。
  吴霞本是科班出身的画家,以绘制陶瓷壁画和工艺品为主。由于喜爱艺术,在改革开放初期,他将最初的经济积累,投入到了当时乏人问津的书画收藏。他收藏的第一幅作品是清代潮汕画鱼名家吴青的四尺整张《八鱼图》,此画是从某退休教师处购得的。此后,这位老教师热心牵线,为吴霞提供了更多的收藏信息。他曾在福建某地认识一老者,闲聊中知其曾在上海旧当铺站柜台,遂与之交友,不到半年就收得其珍藏的明代沈周的《雪景图》和郑板桥书法两幅。之后,又与某日籍华人相识,不久便收得其家藏的张大千中年临摹南宋周文矩的《文会图》,此画得到徐邦达、史树青、杨仁恺等前辈的鉴定题跋。
  20世纪80年代初,在百万民工下广东的激流中,吴霞反其道而行,奔走于江、浙、闽、赣的山区农村,陆续收购到散落在民间的一大批宋、元、明、清书画名家,包括“扬州八怪”中多数画家的书画真迹。
  20世纪90年代以后,收藏热日渐高涨,有钱的寻宝者开始在农村到处转悠,而吴霞从民间收求转为根据历史文献进行有目标的寻访,并把收藏重点集中于徐悲鸿、齐白石、张大千、黄宾虹等几位近现代大师身上。廖静文曾著有《美的呼唤》一书,蒋碧薇也写有《我与徐悲鸿》一书。两人在书中都提到了徐悲鸿一生先后六次去新加坡,遇见过三位姓黄的贵人,得到他们的帮助,徐悲鸿曾作画相谢。别人读此只当故事,而吴霞读后以两书为依据,步步寻访,居然收获颇丰。吴霞自言,在他收藏的历代名家真迹中,有民国时期徐悲鸿赠送给福建省教育厅长黄孟圭(三黄之一)的《钟馗图》;抗战时期徐悲鸿赠送给主演话剧《放下你的鞭子》之女演员王莹的《八骏图》;徐悲鸿为马来西亚财政部长李孝式画的《六骏图》;还有为他好友郑子展画的《立马图》(见下图)等等。
  吴霞曾当众展示过两件徐氏作品,其装裱已老损。吴霞解释,这是抗战时徐悲鸿在贵阳为募捐画的。当时贵阳没有宣纸,徐悲鸿就用当地产的土纸“都匀纸”作画,其纸粗黄,但吸水性不错。徐悲鸿在题跋中曾说:“此纸适于重笔的挥洒晕染,且受墨苍润甚著,能够获得宣纸绘画所不能获得的卓异效果。”当年徐悲鸿送给蒋碧薇的一百余幅作品中,大都从台湾流落到日本。吴霞精心寻访,也成功收到好几幅有“碧薇心赏”的徐氏精品。
  吴霞的收藏经历和专业知识,令不少艺术家刮目相看,有人赞之“北有马未都南有吴霞”。他苦笑道:“收到宝物自然开心,收宝物的过程却常常苦不堪言。”
  吴霞随身常带着两件宝贝,一是在沈阳国拍购得的齐白石《工笔虫草》手卷,二是在台湾收购的明仇英青绿山水长卷《春山仙馆》。此长卷经多人之手,辗转数百年,但仍品相完好,上有刘墉、翁方纲鉴赏题书,又得当今书画鉴定大家徐邦达、史树青、杨仁恺、单国霖、孙轶青、张虎等人的精妙评题。此作在参加2008年在北京天坛举行的全国收藏大展中,被专家视为国宝级文物,成为吴霞的镇馆之宝。
  张大千曾言:“搞收藏,要三有:有钱、有心、有年。”所谓“有心”,既是指有诚恳执着之心,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也是指要具备艺术眼光,有鉴别真伪高下之专业能力。关于“心”,吴霞还有自己的理解。经过几十年的书画收藏,吴霞说,收藏最忌贪心。因为你不可能穷尽天下珍奇为己所有,一旦贪心,收藏的东西就难逃“滥”的结果,这就失去了收藏的意义。至于“有年”,则是指收藏者需要长期积累,耐心地聚沙成塔,集腋成裘。吴霞有绘画根基,又受过启功、史树青、周令钊、张虎等专家的指导,还经常登门向孙轶青、廖静文、文怀沙、徐邦达、沈鹏等名家请教,他对宋、元、明、清以及近现代名家的墨迹有一定的鉴赏能力。如此“取法乎上”,收获日丰也就不难理解了。

原载2012年9月26日《中国书画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