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当前位置 :| 主页>练江谜苑>

老屋牵谜思

来源:潮阳民艺 作者:柯汉元 时间:2014-10-16 Tag: 点击: 2

——拙谜获2014年“科普杯”全国灯谜创作赛优秀奖感言
柯汉元
    
    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降生于一户贫寒的农家,那是一处矮矮的仅十多平米的清代建筑,位于寨南端,座南向北,虽寒酸却也结实,我与爹娘哥哥挤一起生活,因通风不畅,夏天的屋子就成了大蒸笼,闷得人喘不过气来。巷道狭小,我们两脚一撑便能顶到两边的墙,再往上跳跃,就可以够到屋檐,轻易地掏到鸟蛋。
    有时候也偷爬上去放风筝,蓝天下的屋顶长着许多草,铺天盖地,远远望去,花花绿绿,却也别有一番风景!少年不知愁滋味,我在这里度过了既苦涩又快乐的童年。
    白云苍狗,岁数更迭,蓦然间,四十多年已成历史,世上万物皆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昔日乡间阡陌变成通衢大道,以往平坦的田园拔地起高楼,世代农耕的农民释其耒而从商……但,不变的记忆是亲切和深刻的,尤其是那些带有生命感染力的影像,就像我儿时出世的古屋,它虽然被湮没在现代化的阴影里,但它仍然默默地屹立着,平淡古朴,厚重无华。任凭冰霜雨雪不为动,日晒风吹仍从容。这不由令我魂牵梦绕,回味无穷。
    唐朝诗人王涯的《望禁门松雪》写道:“宿云开霁景,佳气此时浓。瑞雪凝清禁,祥烟幂小松。依稀鸳瓦出,隐映凤楼重。金阙晴光照,琼枝瑞色封。叶铺全类玉,柯偃乍疑龙。讵比寒山上,风霜老昔容。”诗人感慨,皇宫的建筑多么气派,风景多么美丽,但怎比得上山上的松树,经受严寒磨练的青松,永远焕发出顽强的生命力,让人精神振奋,勇往直前。
    于是,鄙人久违的创作灵感蓦然而至,“风霜老昔容”——这是多么充满诗情画意的好诗句,风霜为大自然的天象,老昔意指古远,容乃仪态。刚好扣合科普名词“古天象仪”。我感慨,天然不输人工,意境更在谜外。只要我们常怀一颗感恩的心,历经风霜的过往事物仍能唤起真情的共鸣!
    回眸老屋,所谓的繁华美景皆成海市蜃楼,风轻云淡中,我捧起一杯香茗,突然生起一丝怀古的情愫,久久不能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