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22期  马东涛  剪纸  周文广  刘锡标
当前位置 :| 主页>艺术丛谈>

丹青妙笔写雄风

来源:潮阳民艺 作者:际云 时间:2017-06-30 Tag: 点击: 2

——张堡生水墨人物画《好汉歌》赏析

际云

    一幅360公分长的中国写意水墨人物画——《好汉歌》呈现在我眼前,画面上一个个呼之欲出的梁山泊好汉人物,其神态动作各异,却同样双手执短棒,俨然形成一个自由散打或对抗场面。这场面太令人熟悉了,它不就是潮阳民间艺术三瑰宝之一的英歌舞吗?
    以这种题材作画的不乏其人,凭我所知道,画得较成功的有:潮阳民间画师黄鉴洲的年画之作《潮汕英歌庆瑞年》;潮汕知名画家刘启本的国画之作《英雄之歌》,以及其女刘文华的版画之作《节奏的力量》。前者曾入选市《首届潮汕农民书画展》,后两者皆入选广东省美展并获大奖。
    艺友张堡生曾以同类题材,于前年创作《盛世之舞》入选广东省美展并进入复评。据说按以往进入复评本来可望获“铜奖”,惜其年不知何因不评“铜奖”,他只能望“奖”兴叹。
    英歌舞是一种节奏强烈的集体性广场舞蹈,步伐、动作、舞姿讲究一致整齐。一幅画所表现的一个画面当然是瞬间的一个动作,这就给作画者出了个大难题。不管你画出来多少支队伍,人物之形态避不了雷同的,这可是美术表现之大忌也。
    张君匠心独运,他非常清楚了这一点。所以他不捕捉舞台或游行中的镜头,偏偏抓住舞者自由训练的场面。这下就可观了:潮阳英歌舞的套路、招式,遒劲阳刚之气势以及梁山好汉豪放的个性特征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我曾开玩笑说,“这幅画好就好在不统一,看似错其实对了。”
    内行美术的人都知道:花鸟写的是情趣,山水画的是气势,人物表现的是神态,相对而言后者为难。而中国画之水墨写意人物是难上更难。唐代著名画家吴道子擅佛道、神鬼、人物、山水、鸟兽、草木、楼阁等,尤精于佛道、人物,长于壁画创作。有人问他画什么最难?他说:“画鬼画神易,画人难,画熟悉之人最难”。
    水墨人物画从五代的石恪、宋代的梁楷、明代吴伟到清代的闵贞、黄慎、任伯年等人之后,到20世纪30年代徐悲鸿引进西画造型,加之蒋兆和的艺术实践,已与古代的水墨人物画有很大的区别,在人物造型上有本体的推进。到当代为止,水墨人物画经过了几代人的学理探索和创作积累,这一画种已初具形态,成为一个具有悠久人文传统又非常年轻的画种,一个有待于更加成熟的画种。
  中国水墨画,墨之表现分五色,即:“浓淡干湿燥”。斯论始出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运墨而五色具”。可以看出张君此画充分发挥这种特点。
  中国绘画的像和不像,是一直在争论的问题。齐白石先生却道出来了中国绘画艺术的一条很重要的美学原则,在绘画的作品上的表现更加的贴切。他说,绘画作品不能不逼真,画出来的什么东西要是很不像,这是对观看者的一种欺骗。但又不能拘泥于物象外在的形象,而忽略了内在的精神。所以要去抓住我们要变现的事物的内在精神和本质,通过作者的想象和艺术加工或是突出或是夸大,在作品中能够融入创作者的思考和精神中的文化流露,来借物说明本质上的神,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在像和不像之中给人以想象的空间。这才是真正的艺术。
  齐白石还说,“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就一句话解决了这么多少年来艺术界一直争论不休的创作的问题。纵观张君此作,明显谙熟此道,在似与不似之间把控得当也。
  水墨画并不一定是单一墨色之表现,更多的人会利用色彩渲染画面营造艺术语言。据张君介绍,他本来也打算好好利用色彩来表现舞者的服饰及道具,但经考虑再三,毅然弃用“浓彩重笔”。他的说法是:水墨素描足以表现人物之神情,国画技法之线勾、没骨、泼墨等艺术意趣耐人寻味。这时运用色彩反而有“真珠蒙尘”之憾事。
  《好汉歌》画面人物或二或三分散而组合,这给构图产生出零乱之感,张君巧妙地运用书法题记把这些人物串联起来,这样“分散而集中”,画面疏密之布置也合理且和谐了。这真与“散文”一样,形散而神不散也!
  我与张君相识相知甚久,他灵性聪慧,琴棋书画诗词杂学俱佳,尤其是用心观察生活,每每对艺术有独到之见解,是故所表现出来的东西也是脱俗非常的!

 

 


上一篇:秀丽灵动 喜庆吉祥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