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当前位置 :| 主页>艺术丛谈>

潮阳话是最标准潮汕话

来源:互联网 作者: 时间:2015-04-28 Tag: 点击: 2


    张惠泽,潮州民间著名学者。一个生于1941年的潮州饶平人,经过30年的潜心研究,却得出“潮阳话”是标准“潮汕话”的结论。

    一部囊括了所有常见汉字的潮州音字典即将完成,这将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一部潮州音字典,著名的汉学大师饶宗颐为之题名《新编国语潮音大字典》。“我把潮州话最标准的读音留下了”。对于作者张惠泽来说,历经30年研究留下的,不仅仅是一部字典,而是整个潮州文化的根本。  
     众所周知,普通话是有“标准音”的,那就是“北京音”。对于差异众多的潮汕方言来说,是否也有“标准潮州音”?   
    “我把潮州话最标准的读音留下了,死也瞑目。”张惠泽笑着说。在他面前的玻璃茶几上,放着一本整理好的手稿,手稿的封皮白纸上有著名的汉学大师饶宗颐亲笔题下的《新编国语潮音大字典》几个毛笔字。这本字典,将在今年11月份出版付印。   
    “他有整整两个月没有下楼,自从知道患上肺癌之后,整天闷头在家里写他的字典。”在妻子江荣秀的眼里,张惠泽是一个有才学的男人,“古文学有很厚的功底”。30年前的一天,几个朋友在一起聊天,一个语文老师开始抱怨说常碰到“汉字有写,但是潮州话就不知道怎么说”的难题——大家很快就想到了张惠泽,“你去编一本潮州音字典吧”。   
    “我说很难,搞不了。”一开始,张惠泽是不敢想的。但是没有想到,过去这30年他居然跟潮州方言结上了缘分。他开始广泛地搜集古汉语词典和典籍,经过大约20年的考究,他在两年前完成了第一本《潮语僻字集注》。可这只是开始,盛誉只是让张惠泽意识到了这个工作的意义。        “要我说,讲潮汕文化,根子就是潮州话。没有潮州话,哪有什么潮州戏这些东西?”早年经商的张惠泽干脆脱离了商海,成为了潮州市文化研究中心的一名清贫的研究员。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张惠泽一边用手比划着音调的转换平抑,一边用不同的潮汕方言慢慢念完这首五言绝句。然后,他转过头来对笔者说:“你听,用潮阳话来念,是最押韵的。”也确如张惠泽所言。   
    “我是饶平人,不是潮阳人。但是我花了20年的时间,发现了一个规律,潮阳话最接近古汉语的发音……我用潮阳话做标准(音)。”张惠泽说。  
     张惠泽告诉笔者,外界公认潮汕话是“古汉语的活化石”,但后来的潮州府城话和再后来的汕头市话多少都有演变,尤其是历代来到潮州地区为官的北方官话对潮汕方言影响至深。但在张惠泽看来,这中间也有最古最纯正的,那就是汕头与揭阳普宁之间的潮阳话。   
    敢下这个结论,可不简单,因为潮阳话多被认为是“声大、音重、不好听”的潮汕方言。可张惠泽在研究了大量的古籍字词典著后,认为历史上的地理封闭,使得最多的纯正古汉语发音在这里得到保留。“(写字典)定音,是最关键的。我用潮阳话做标准(音)。”张惠泽对笔者说。   
    最早的潮州音字典在19世纪中叶就已经由外国人整理出现了,那做这份工作还有必要吗?   
    在张惠泽看来,其他人的字典都是地方方言的发音整理,可他定的是一个“标准”,如同普通话的“标准音”一样。“现在常常有(潮语)节目主持人打电话来问我有些字怎么读”,张惠泽说,如今一些青少年已经不大会说潮州话,但如果有了一个标准,潮州话就再也不会失传。
     “接下来,就剩下对这些汉字的注释了,这部分(工作)很快了,即使我死了也可以给其他人(做)。”张惠泽拍着这些稿纸,一脸严肃地说。via 潮州日报笔者:陈正新、林小乐、张家庆不管如何,每个潮阳人都应该将潮阳话千秋万代地传下去,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当所有潮汕方言都失去了自己的风格时,唯独潮阳话还依然守候在最初的地方!

 

 

附//网友质疑

请问,最标准的潮汕话多少个音调,潮阳的潮汕话又有多少个音调。有人说过潮汕话曾经是唐朝官方语言,那么,潮汕哪个地方的语言还有中原地带的痕迹。如果这个语言只在潮汕保存下来。那么,为什么只是夹在揭阳和汕头之间的潮阳才是正统。有没有人关注过,潮汕语调最直接有关系的,就是和平时生活用水有关系。大家不烦去外砂大衙南社那里看看。同一个村,江边的就和其他地方的语调完全不同,会不会水域不同。久而久之,影响了舌根的构造,潜移默化,变成了语调的不同。如果说,潮汕话是中国语言的活化石。那么,发源地应该是中原地带。如果水域能影响语调,那么,什么时候潮阳变成中原地带。一首松下问童子。能说明什么。潮汕话之所以说是古代语言的活化石。就因为它保存古代的描述方法,还有最最标准的平仄。描述方法可以随意模仿。平仄就没办法这样。一首诗代表不了什么,好多诗句,用普通话照样能押韵。同样也不能说普通话就是古语的活化石。只能说相互影响。个人认为,语调和水域关系大。而考究哪里比较标准,不能太轻易下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