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当前位置 :| 主页>艺术丛谈>

稚拙传神 灵动可亲

来源:潮阳民艺 作者:胡华丁 时间:2013-07-23 Tag: 点击: 2

——读进福斋《老鼠嫁女》

胡华丁

    笔者最近观赏了进福斋的剪纸作品《老鼠嫁女》,觉得这幅作品有三个特色:
    一是构图喜庆,耐人喜欢。全图21只老鼠,列成一队,排成三行。中间是坐在彩轿里的老鼠新娘,由4只健壮老鼠抬轿。其后紧俟骑在马上胸戴大红花的猫新郎。迎亲队伍里的鼠众,有高举“喜”字的,有迎彩旗彩灯的,有抬着箱笼嫁妆的,有捧彩瓶的,有放鞭炮的,还有吹笙、吹喇叭、鼓锣打鼓的,浩浩荡荡,喜气洋洋。队伍中还挤着一只小老鼠,体态可掬,凭添情趣。观看此作,如临其境,如睹其形,如闻其声,好不热闹,获得美的享受,爱的情怀。
    二是体态传神,灵动可亲。是作21只老鼠,以及那位春风得意的猫新郎,憨态稚拙,生动传神。作者注重物象的内心刻划,那些鼠男鼠女,个个精神饱满,杂而不乱,富有灵性,真个把小动物人格化了。令观者老少皆宜,雅俗共赏,百看不厌。
    三是刀味剪趣,剪艺精良。是作走的是江南剪纸纤细秀美一路。构图丰满,富于节奏。生动传神,刚柔相济。简洁明快,富装饰性。下刀光洁,疏密有秩。画面工而不见匠气,细而不致腻味。作者能通过阳剪阴剪,锯齿形、月牙形、圆点形等各种艺术手段,营造活体传神生动的气韵。譬如,鼠眼的圆点纹,轻轻一点,画鼠点睛,神态尽出;所剪四肢五官的动作,惟妙惟肖。鼠新娘的头饰,猫新郎的大红花,花轿顶上的一双喜鸟,底部的各种花饰,四角的花垂等等,无不在营造喜庆的氛围。可见作者在细微处也下了功夫。作品“破工”用得好,运剪用力均匀,走刀如游丝,不失其光洁。连缀线巧用鼠尾,使画面整体,避免散架,也属匠心所在。凡此,都体现出剪纸独特的艺术语言,体现出作者心灵手巧,剪艺不凡。
    老鼠和猫,本是天敌。而进福斋的《老鼠嫁女》,新郎竟是猫小伙子,别开生面,意义更深一层。这就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世间并没有绝对的敌人,绝对的朋友。昨天的敌人可以是今天的朋友;今天的朋友,可能是明天的敌人。一切以时代的潮流和人民的利益为重,敌友是可以转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