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钓鱼

来源:潮阳民艺 作者:陈燕娟 时间:2009-05-22 Tag: 点击: 2
  一惯热爱大自然的我,喜欢面对郊外旷野、青山绿水,时常垂钓于池塘水库、小溪小河……此情此景顿感怡然自得,其乐融融。
  随着岁月的推移,垂钓的情景大多渐渐淡忘。唯独十多年前的两次垂钓,却在我的脑海里烙下深深一印。
  那一天,我在老家闷得发慌,漫无目的地来到屋前草地走走,忽见邻居李嫂正蹲在池塘边,全神贯注地钓鱼。我眼前一亮,一种久违的闲情逸致油然而生,于是我跃跃欲试,一边向她打招呼,一边走上前去做参谋。她乐得有个伴儿,便不由分说,把她儿子刚才丢下的钓鱼竿塞给我。我接过鱼竿,突然想起鱼是人家养殖的。我这知书识礼之人怎能当盗鱼贼?我立即扔掉鱼竿,正要转身离开这“是非之地”。可是,恼人的李嫂却用力把我拉住,怂恿我尽管放心垂钓,说若万一被人家发现,把鱼奉还并推说是帮她钓的,有事她负责。还催我别再磨蹭了,不然,要犯着俗语“识字掠无蟛蜞”。
  呵,李嫂之言,不无道理!别再顾虑那么多,胆小鬼!放心放长线钓大鱼吧!真奇怪,自己倒劝起自己来了。思想一解放,手脚也变得十分麻利。我拿起钓鱼竿,先把一片切好了的猪肉穿在小鱼钩上,再往水里一抛,不一会儿,只见浮在水面上的竹片浮子晃了一下,我屏息凝视,小心翼翼地等待着鱼儿来上钩。当馋嘴的鱼儿上当要游走时,浮子猛沉下去,我便用力一甩!一条活蹦乱跳的大鲤鱼呈现于眼前。
  “把这条大鱼给我,我好喜欢!”我正想把鱼放生还是占为己有,不知儿子什么时候蹿到我的身边,大声嚷着。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把这条大鱼让给了孩子。他双手捧着鱼儿,欢天喜地地赶回家。我却低着头跟在后面,生怕不慎碰上熟人,更怕遇到养鱼户。这岂不是掩耳盗铃、做贼心虚吗?哎,好难听也!我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是谁能理解你这份浪漫情怀?若被养鱼户发现,非抓你不可!然而,那李嫂现在还不是在池塘边心安理得地钓鱼吗?难道她不怕人家抓到?嗨!她是斗字不识的农妇,即使让人家骂为贼,她也可以装聋作哑或者一笑置之!我越想越羞、越羞越怕,倘若李嫂被抓,招出我来,那后果不堪设想!我回到家里仍忐忑不安。此时恰好我母亲来做客,我儿子已向她报告了一切。她老人家生气地批评我:“真丢人,你现在做人家的妈妈了,还耍孩子气。”“别说了,我心里很烦,消消遣嘛!难道犯了天规?以后不干就是了。”我故作轻松地分辩道。母亲瞪了我一眼,见我满脸羞惭,便不再数落我了。
  我还自我安慰,自己绝对不是那些偷鸡摸狗之辈,不外是无聊之时想娱乐一番罢了,更何况我对钓鱼情有独钟。然而,不管怎样自我解释,我总有一种负罪的感觉,毕竟是有生以来做了一件亏心事。幸亏后来又碰到李嫂,才解开了我心中的“死结”:原来鱼塘是李嫂娘家兄弟的。
  另一次钓鱼是那年秋天,我带着孩子回娘家。堂嫂知道我有钓鱼雅兴,便邀我一同到她自家承包的野外鱼池垂钓。此时正值下午,天气格外晴朗,凉风习习。我俩悠然自得地端坐在池边,慢条斯理地把鱼钩抛进水里。时间过去了一分钟又一分钟,始终不见鱼儿来上钩。是鱼儿有先知之明,还是钓者运气不佳?我俩不断移位,几乎四圈池边都留有足迹,但还是钓不到鱼,就连小鱼小虾也不见踪影。为什么?难道池里没鱼?堂嫂介绍道,池里有的是鱼,草鱼、鳞鱼、鲤鱼、乌鱼……既然这样,怎么没有鱼儿来上钩呢?于是,我对周围作了一番观察,发现岸边有零星的饲料,水面漂浮着不少鱼儿吃剩的青草,还有一些其它鱼儿喜欢吃的草鱼粪便。我恍然大悟:丰衣足食了的鱼儿,哪会对来历不明的鱼饵感兴趣呢!当然,我的这次垂钓来也空空,去也空空。
  两次垂钓,收获不同,感悟各异,这也许就叫“无意插柳柳成荫,有心栽花花不发”吧?!
上一篇:游戏
下一篇:晚会